散文文章欢迎光临经典范文网
中国范文网>>梦也远了

梦也远了

发布时间:2018-10-11 18:09 有6人读过

人物:

吴飞,:银行职员,林达妻子

林达:电台dj,吴飞丈夫

g:出租车司机(意大利人)

f:抢钱包的人(意大利人)

另有吴飞朋友艾黎,吴飞母亲,吴飞女儿蕾蕾等人

故事梗概:

夜,吴飞一人斜靠在床头看某电视连续剧,热泪盈眶。

林达走进房间,放下东西,换好衣服,看了看熟睡的吴飞,出去,到书房放上音乐,他靠在椅子上,一边手伸向抽屉,取出巧克力,吃了起来。眉宇间仍有青年时代的英气,只是有点发福。

清晨,吴飞在外面跑步。

林达睡觉。

吴飞带回吃的,一人吃过早餐,出去上班。林达继续睡觉。

吴飞在银行上班,柜台外面排着队,她从容地带着职业性的淡漠的笑容帮客户存取款。

话外音……

吴飞接母亲电话:什么?今天是我生日?

吴飞打电话给林达:我迟些回家。

吴飞在街头游荡,走进走出一家家商场,最后,她给自己挑了一支紫色的发簪,这时候她看见一个男人在附近柜台挑香水,显然是送给女人的。吴飞为那紫色的瓶子吸引,她过去,买了一瓶,“毒药”。

家里林达已经烧好了饭菜,两人边吃边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诸如:“卫青当了主任了,说哪天请客。她说最近你们很少联络。”

……

“妈说明天去她家吃饭。正好周末,蕾蕾也放假。”

……

“明天你去接蕾蕾吧。”

林达出门上班。

吴飞看着桌上残羹剩菜,突然她把这些一股脑儿搬到厨房堆到水槽里,然后,她去洗澡,换上一件许久未穿的白色带紫花的连衣裙,挽起头发,把新买的发簪插到发上,又往自己身上喷了点香水。

这么着,吴飞又去开了音乐。为自己倒了杯红酒,慢慢喝了起来。

林达在电台主持一挡夜间音乐节目,他投入地热情地,与平日判若两人。

吴飞继续喝酒,仿佛在回忆自己的过往。突然,她意识到那个电视连续剧的时间到了,端着酒看起电视来。

深夜,吴飞被什么惊醒,她醒来,看着身旁熟睡的林达,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白天,吴飞在银行正接过一张支票。外面那人拿着电话说得唾沫横飞,吴飞看着支票,阿拉伯数字前居然没有画¥,并且那大写处前面留出很大空间来。她突然一阵紧张。看了看对面的同事,同事正忙碌着。

吴飞和林达和蕾蕾在吴飞母亲家坐着,大家对着桌上的蛋糕。蕾蕾7、8岁。

蕾蕾:今天谁生日?

林达想起来了,内疚看了吴飞一眼。

吴飞切蛋糕,分成五份,蕾蕾:外公那份直接给我就好了,反正他从来不吃。

外公:拿去,拿去。林达,你也少吃点甜的。

林达尴尬地拿着咬了一口的蛋糕。

林达下了节目,走出直播室,夜的街头他在出租车上经过一家家紧闭的商店,最后只好回家。

林达看着睡中的吴飞。他俯身亲她,她嘟喃了一声:明天还要带蕾蕾郊游呢。

林达只好在一旁躺下,却毫无睡意,起来到书房放音乐听。一边又取出巧克力吃了起来。

一路,林达和吴飞骑着自行车一前一后,蕾蕾骑着自行车忽前忽后,一脸兴奋。

三人在草地铺开餐布,吃了起来,蕾蕾叽叽喳喳谈自己学校的事。

吴飞:当初你还哭呢,怎么也不肯上学。

蕾蕾突然起兴要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林达和吴飞拗不过,只好两人扯着衣服,一个当母鸡一个当小鸡。蕾蕾连声惊叫,吴飞和林达也渐渐投入了,三人在草地上跑来跑去,可是不久,林达气喘吁吁摇手说自己不行了。

吴飞和蕾蕾丧气停了下来。

蕾蕾跑去跟一只小狗玩。

林达躺在草地上继续喘气。

吴飞坐在草地上。

天上一群鸟儿飞过,吴飞看着那群鸟,直到它们消失在空中。

艾黎打来电话:我还在意大利啊。

她笑嘻嘻地:你干脆离婚过来跟我混算了。

吴飞:我们单位下星期组织“欧洲7日游”呢。

意大利:

导游带着吴飞和同事们在庞贝废墟前站着,讲解着关于它的历史。吴飞神思不定,埋头发短信。那支紫色发簪在头上。

一帮人在某餐厅坐着,吴飞表示要去洗手间,同事一也说去,两人离开座位走进洗手间,一人正对着镜子化妆,她打扮古怪,同事不禁多看了她一眼。那人正是艾黎。她朝吴飞使了个眼色。

吴飞进入那个小间,从挂在那儿的袋子里掏出衣服等,快速换了起来。变成了一个男的。可是等她正要开门出来时,那个同事的声音响起:吴飞你还没好啊。

吴飞只好缩回手,坐在抽水马桶上,说:还没呢,你先走吧。

同事:没事,我等你。

吴飞愁眉苦脸坐着。

艾黎还对着镜子照来照去。同事奇怪地看着她。

吴飞:我便秘,你在这儿我更紧张,你还是先走吧。

同事离开。

吴飞探头探脑出来,艾黎赶快走到门口查看,又抓起她的包塞进那个袋子里。然后,二人手挽手出现在餐厅。

同事:你看,就是这个女的,在洗手间就这么照镜子,真奇怪。

另一同事:物以类聚,你看她的男朋友,怪里怪气,不男不女。咦,他的背影怎么那么熟悉?

又一同事:对对,好像……像吴飞。

导游飞快起身,吴飞和艾黎已经跑下台阶,钻进车里。

导游眼睁睁看着她们离去。

艾黎看着吴飞大笑。

吴飞: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你哪里弄来这些东西?

艾黎:你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办移民什么的,为什么非要这样做?

吴飞: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们玩捉迷藏的游戏吗?我把自己锁在柜子里,结果,差点把自己憋死。我目前的状况就是这样。

艾黎带吴飞去一幢别墅

艾黎:这是我朋友的房子,他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呆一阵子,你只要不动他那个房间就行了。

吴飞好奇地打量这空荡荡的房子,跟着艾黎上了楼。

艾黎:这是你的卧室。喏,这是你的护照,当然是假的,你先用着,慢慢我再帮你弄个身份。对了,护照上的名字叫艾美,怎么样,这个名字好听吧,我们就算是姐妹了。这是你的钱。我给你取了一部分现金。喂,前几天你突然给我汇了一大笔钱,是不是偷了林达的私房钱?

吴飞:他那点工资,就够他买唱片的。不提他了。

艾黎看了她一眼:我不知道你对了还是错了。这是中意对照词典。这是给你买的包,你那个扔了吧,那么老土,这是给你买的衣服。

吴飞:这么暴露。

艾黎:是性感。小姐,这是意大利,热情浪漫的意大利。你就好好放纵自己吧。我要走了,下午就飞美国,为了等你,我差点失掉了一宗大生意。对了,这是你的新手机。这是这房子的地址。

吴飞:你真够周到的。

艾黎:一个女人独闯江湖,你以为那么容易。

吴飞一人在空荡荡的房子里转悠,她已经换上了艾黎买的衣服,头上依然带着那支发簪。突然,她大声唱起歌来,又顺手拿出一瓶红酒,倒上,高高举起,庆祝自己的新生,又从桌上抽出一根烟,点了起来,抽了一口,呛着了。她放肆地笑着。

吴飞在街头游荡,神情轻松,她四处张望,不时走进某个商场,又去看大教堂,去露天咖啡馆喝咖啡。她翻着那本字典,磕磕巴巴地说着意大利语,侍者和周围的人向她投来友善的目光。一个意大利男人过来赞她漂亮,她不明所以,只点头微笑,那人坐在她身边,说请她喝一杯。吴飞笑眯眯接受了。

华灯初上,吴飞意犹未尽,她依然在街头游荡,渐渐走进了一条相对偏僻的街巷,突然一个人从她身边飞快跑过,抢走了她的包。吴飞奋起直追,二人足足跑了两条街,那人突然把包一扔,拐过街角,消失了。

吴飞拣起包来,却发现钱包没了。她愤愤骂了一声。

吴飞坐出租车回去,在门口她想说等等,她开门取钱来。可是她一掏包,发现钥匙没了。她尴尬地朝司机g笑笑,突然,她拔下头上的发簪,说:这个,车钱,改天,来换钱。

g困惑地望着她,她只好翻开字典,指点着给他看。

司机摇摇头。

吴飞无可奈何望着他:你以为我想把它给你吗?这是唯一和我的过去有点关系的东西。

g听她嘀嘀咕咕说着,什么也听不懂,他接过发簪,细细看着,小心放进自己的口袋。

吴飞绕着房子转了几圈,最后,去花园拣了块大石头,往玻璃窗砸去。她正爬窗子,衣服却钩住了,她正着急,一人拍拍她的脚,她吓了一跳。回头来,正是g。

吴飞:那个发簪真的很值钱的,花了我好几百。

g示意她下来。

g爬进窗户,帮她开门。

g和吴飞站在房子里。钥匙赫然挂在门后。

吴飞:对了,我拿钱给你。你站在这儿别动。

吴飞上楼,打开抽屉,钱和护照不翼而飞,她呆住了。

把房间所有抽屉,所有角落都找了一遍,根本找不到。

她给艾黎打电话,发现对方关机。

吴飞悻悻下楼,尴尬对g,不知该说什么。

g连比带划,吴飞亦是

g:这房子,你的?

吴飞:不是,我朋友的。

g:你朋友?名字?

吴飞:不知道。我朋友的朋友的。

g迷惑地望着她。

吴飞:来来来。

她带他去看垃圾桶(中国话):这是我抽过的烟,这上面有我的口红,你看,和我嘴上的一样。

g笑了,把发簪还给她,挥手离开。

吴飞继续找那莫名其妙丢掉的钱,房子差点被翻了个底朝天。艾黎的电话一直关机。

冰箱里只有些饮料,吴飞已经饿了整整两天了,她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看着电视,手机丢在一边。电视里厨师正在介绍菜肴,她不禁咽口水。

突然,楼下有人敲门。吴飞赶快关掉电视,鬼鬼祟祟下楼来。原来是g站在门口。

g和吴飞坐在一个餐馆,吴飞狼吞虎咽。

g笑着看着她。

吴飞尴尬一笑。

g付完钱,吴飞看着他找回来的钱,欲言又止。

g会意,拿出一些钱放在她面前。

吴飞(中国话):不好意思,改天一定还给你。

她做了个还的动作,自己也觉得这话听起来有点假。

g笑笑:我叫g,你呢?

吴飞:我?……艾美。

g:送你回去?

吴飞:不,我……自己回去。

吴飞在街头游荡,看见华人餐馆,就进去问有没有活干。都遭到拒绝。

她又给艾黎打手机,还是关机,她垂头丧气地走着。

突然,一个人跑过她身边,抢了她的包就跑。这下她可火了,疯了一样追着那个人,居然被她抓到。那人气喘吁吁,却呀了一声:是你。

正是前几天抢她包的f。

f:还你还你。

1

希望本文梦也远了能帮到你。

    梦也远了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