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文章欢迎光临经典范文网
中国范文网>>相声如此记者

相声如此记者

发布时间:2018-10-11 08:03 有7人读过

乙:今天呀,我给大家说段相声……

甲:(女态表演)等等,你刚说什么来着

乙:我给大伙说段相声。

甲:这么说你是相声演员?

乙:对呀

甲:请问您贵姓?

乙:免贵姓毛

甲:名字叫……

乙:毛连喜。

甲:哎哟,原来您就是毛边喜呀!

乙:没错。

甲:早就知道有个说相声的叫毛连喜,没诚想今儿在这把他逮住了。

乙:逮住了!

甲:你们大家瞧瞧,毛连喜可不是一般人,在相声界很有名呀,你看他这肚儿,你再看他这脸儿,你看这眉毛这眼儿,多好玩呀!

乙:走!你跑这儿揉馒头来了!

甲:你别误会,我这是崇拜你。

乙:崇拜我?

甲:没错!我是你的追星族呀!

乙:得得,我既不是什么星,也不需要谁来追,你呀该干嘛干嘛去!

甲:另介!就冲我对你这份崇拜,这份追,咱怎么也得坐一块聊聊哇!

乙:我跟你能聊什么来?

甲:哎,您跟我聊聊天对你有好处。

乙:什么?还有好处?

甲:那当然了!你瞧你跟我这一聊海阔天空,对你情绪有好处哇!回头我再给你写篇文章,往报上一登,您的名气不就更大了吗?说不定我不能把您摆成个大腕,你说这不是好处是什么?

乙:这……哎,请问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甲:没看出来?

乙:没看出来。。

甲:亏你还是个说相声的,连我是干什么的都看不出来。

乙:干什么的?

甲:我是记者呀!

乙:记者?

甲:哎!你可以四处打听打听去,我在社会上很名气的

乙:是吗?

甲:我是名记。

乙:名妓!

甲:对髅。

乙:我看你不象名妓。

甲:那我象……

乙:你象人妖!

甲:人妖干吗?这话说的多难听呀,你瞧我这血气方刚的,怎么能是人妖呢!

乙:哟哟,就你这模样,还不像人妖呀!

甲:我是著名的记者呀,简称名记!

乙:是,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真没过你这路名妓

甲:怎么,想跟我聊聊吗?

乙:不忙。今天我这位不成气的相声演员,有幸被你这位名记所缠,看来也只能下一回水了――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哇!请问咱名记怎么称呼?

甲:你就叫我的笔名吧。

乙:噢,你不有笔名?

甲:我的笔名很多哟。

乙:都有什么呀?

甲:常用的有思春……

乙:思春?

甲:百合、秋月、兰香。

乙:好嘛,还是人妖!我说你一个大男人的怎么叫这名字呀?

甲:这你就不懂了。

乙:怎么?

甲:这样做目的就是不让人知道我是男是女。

乙:是哪,其实知道了也没关系。

甲:为什么呀?

乙:因为你本来就不男不女。

甲:去你的吧!我主要是不让读者找到作者是谁。

乙:那何必呢?我要是你,既然写了,就站不更名坐不改姓,堂堂正正地署上自己的名字——对了,你的真名叫……

甲:我的名字非常好记,一个字,伟大的伟

乙:噢,单字叫伟,那你姓什么呀?

甲:姓杨

乙:嗅,职萎呀!怎么叫这名呀!

甲:您见笑。

乙:哎呀,要说这名字倒是挺合你的,你睢你长的人是人、个是个的,你子阳萎呀!

甲:不好意思

乙:请问阳萎……这名真别扭,干脆我就叫你杨记者得了。

甲:可以。

乙:请问杨记者你都给哪些人写过文章?

甲:那可太多了。就拿你们艺术圈里的人来说吧,象什么毛阿敏、成方圆、黄宏、娜英、赵本山、姜昆、冯巩和马委、葛忧、蔡明、宋丹丹

乙:这些人你都写过。

甲:这些人我都追过。

乙:追管什么用呀,问你给谁写过。

甲:当然写了,只要我能追上,就一定给他们写一篇文章。

乙:那要追不上呢?

甲:那得看我想写不想写。只要想写,追不上也能写。

乙:你不采访怎么写呀?

甲:有些文章不用采访也能写。

乙:对了,可以写评论文章。

甲:我才不写评论呢。

乙:那你怎么办?

甲:我看报,只要别人写出有关他的文章,我可以在那些在本事实上发挥。

乙:怎么发挥

甲:你比如上次我在报一看到一名著名男歌星在北京举办生日Party,很多女歌星到场祝贺,于是,我就很好的发挥了一次。

乙:你是怎么写的?

甲:题目是,《生日Party背后的秘闻――大歌星原本是情种》

乙:啊!你这是信口开河。

甲:我又没给他下定语,我标题后面是问号。

乙:什么号也不行。

甲:怎么不行?我还告诉你,要想给谁出难题,我的招儿多了。

乙:都有什么呀?

甲:你赚钱我说你偷税,你升迁我说你行贿,你廉洁我说你愚腐,你漂亮我说你淫晦。

乙:你文章谁给你登呀?

甲:主你就外行了,现在越是血糊流蛋的东西,像什么凶杀,暴力,强奸,色情越有市场,不信你问大伙,是不是?

乙:你就不怕人家找你后账吗?

甲:哪找去?我用的都是笔名,下回写稿又换一个。

乙:好嘛,闹了半天,他用笔名是为了逃脱责任。

甲:怎么样?我也给你写一篇?

乙:别,谢谢。你这路记者我不敢用。

甲:别害怕,我可以给你往好了写。

乙:你还能往好了写?

甲:太能了,跟你这么说,我曾经给不经理、学员、厂长、老板写过文章,他们都非常满意。

乙:是啊。

甲:我哪叫妙笔生花呀。

乙:怎么生花呀?

甲:贪污犯我能说成企业家,大流氓我能说成一朵花,二狗油我能说成千里马,屎克螂我能说成大龙虾

乙:你那叫不要脸。

甲:什么要脸不要脸,现在实行傍大款,只要有人给我钱,我变成女的没怨言。

乙:是啊,你这种人还不如妓女呢。

甲:别老妓女妓女的,还是接受采访吧。

乙:采访谁?

甲:采访你呀!

乙:我拒绝采访。

甲:真拒绝。

乙:可不真拒绝吗!

甲: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乙:你要干嘛?

甲:毛连喜同志,听说你跟麦当娜有一腿,有这事吗?

乙:哎——什么?我和麦当娜有一腿?

甲:请你谈谈细节。

乙:谈什么细节?你这叫无中生有,糊说八道!

甲:好,我这文章的题目就有了。

乙:有了?

甲:《毛连喜和麦当娜是否有一腿,毛连喜拒绝采访,想必有难言之隐》

乙:你这都哪挨哪呀,我和麦当娜能有什么关系?

甲:有什么关系,你心里比我更清楚,

乙:我清楚什么?

甲:你自己干的事,你问谁呀?

乙:我干什么了?告诉你,你再糊说八道,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甲:太好了,我这儿又有了。

乙:又有什么了?

甲:《毛连喜和麦当那是否有一腿,有待考察,毛连喜欧打记者,有目共睹》

乙:嘿,这气人啊!,这路人咱惹不起躲得起,我不理他了。

甲:又有了!

乙:又有了?

甲:《毛连喜和麦当娜是否有一腿,毛连喜不亨不哈不亢不卑——果然是情场高手》

乙:走!有完没完了?我怎么都不是呀。

甲:那你就赶快接受采访。

乙:其实呢,我和麦当娜一开始什么事都没有,后来呢……后来也什么事没有!你诚心让我钻套儿呀!

甲:你急什么呀?

乙:你糊说八道,我能不急吗?你这叫什么记者?纪不懂新闻纪律,又没有职业道德。简直就是新闻痞子。

甲:别说那么难听,这叫采访技巧。

乙:采访技巧?

甲:对喽!这就叫软磨不成就硬泡,缠住不放拿话套,实在不行就激将法,编个故事让你跳。

乙:我说你缺德不缺德呀?

甲:哟,相声演员怎么还骂人呀?

乙:骂你是好的,我看出来了,你呀根本就不是什么正而八经的记者。

甲:谁说的?我是名记。

乙:得得,别拿你哪名记来招摇撞骗了。

甲:什么叫招摇撞骗?

乙:你有记者证吗?

甲:当然有了。

乙:拿出来我看看。

甲:看看就看看,看叫,看呀(掏出一晃又装起)

乙:怎么又装起来了?

甲:你算干什么的呀?我让你看?

乙:那么请问你是哪个新闻单位的?

甲:我没单位。

乙:没单位?我明白了,你是假记者。

甲:哟哟哟,别那么大惊小怪的,什么叫假呀?

乙:你就是假!

甲:假不假,白玉为床金做马。

乙:你不要脸。

甲:脸不脸,只要有钱就有脸。

乙:你是个骗子。

甲:骗不骗,你有本事你了骗。

乙:你,我可告诉你现在国家正在抓你们这种人呢。

甲:抓不抓,我一走了之你哪儿去抓?我不理你了,(女步下)

乙:哎,站住,站住……(下)

..相声如此记者责任编辑:飞雪 阅读:人次

希望本文相声如此记者能帮到你。

    相声如此记者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