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日志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空间日志 > 男生日志>孤孑 孤是一场劫

孤孑 孤是一场劫

时间:2014-06-29 01:57阅读: 3次评论: 0条

都是围城里的人 自闭自爱狭小痛苦 疯癫寂静 找寻跳墙口 自顾自舔苦难的结痂  

哦  主角 配角 奸角 你从别人的戏里客串 无任何深印象 再度回到自己的戏里去 没人会觉得你演技精湛 没人会觉得你剧里的苦情戏份会比台湾的年度女人悲情戏来的真实 她们瞥你两眼 偶尔慨叹 哎 那谁别烦了 你烦我也不好受啊 你好可怜啊  同情之外再没别的感情   别人的戏你能充当的无非是无关紧要的路人丁 给个眼神给个象征性的安慰 然后匆匆赶场 换脸换表情 再呼天抢地自己的种种哀怨

如此 城里的人 各自有各自密密麻麻的苦难 

孤孑 孤是一场劫

要在深夜出走 乘大巴士 在草色金黄的原野散步 山顶上相拥 锡皮屋顶下听雨 

总有一天 是的 总有一天 能如愿以偿

看迎面而来的恋人们的表情和动作 喜上眉梢   一堆堆笑容堆砌  动作幅度大到有做作的嫌疑 却无意识  甚至不知道自己脸上的微妙变化 不知道自己的手为什么要这样放  身子为什么要那么扭

过个五六年再去看一部不错的爱情剧  很平平常常的没有公主王子的爱情剧 里面大仁和Maggie 始终是阴差阳错 Maggie再怎么委曲求全 大仁除了自责还是自责 一拖再拖 最后的结果还是这样  你不能因为觉得一个人不错不喜欢他却跟他在一起 两相煎熬

姑娘 我希望你能在你应该在的年纪呢 我不要你过于老成理智 我要你能偶尔感性 能冲动 能没心没肺地开心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个性强 执拗到连自己都讨厌自己

我要是不爱我自己 我还能爱谁 对 我还能爱你 要是梦里面有你 无论你在梦里做什么 跟我说过什么话 我愿意 一梦不醒  我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你 极度奢侈 世界上最伟大的生便是死

浏览外文网站到目眩  看电影到缺氧 听歌听到干呕 上课上到放空 走在路上觉得焦躁

不美丽的日子   一直都这样淌过 静流

没有想过最悲惨最绝望的事情 纵使自身受压能力再大 也不愿去想 想了会连累头绪

我没找到你们呢  没有可以去西厢记看土耳其男歌手的人 没有去茶馆喝下午茶的人  没有一起打乒乓球的人 没有能去电影院看场电影的人  没有能去吃南京馄饨的人  没有一起去爬山的人  没有一起骑自行车的人 没有漫无目的和你一直走一直走的人  要那种 默契 一个电话随时到的人 没有呢 所以 多么遗憾 我没有你们 在我理应最好的年纪

有很多很多要完成的事情

以前再怎么喜欢的偶像 再没了种种的狂热迷恋 缺失崇拜  不是他们不好了 是你长大了 你的年龄阶段 不会停留在你喜欢他们时的年纪  你接触的世界越来越广  可是    没有了他们  似乎更找不到被理解被温暖不孤独的豁口 

总是说着说着就乱七八糟了 

我想念 和我一起在课堂上哼Jason  Mraz歌的你啊   

我想念 每次和我抢着看言情小说的那个你啊

我想念 甜甜喊师傅的你啊

我想念 小时候长我一岁被大家喊双生花的你啊

我想念 和你一起比谁更文艺女青年的你啊

我想念 陪我看动画片看韩剧会哭的你啊

我想念 总是包容我的你啊

我想念 能跟我谈五月天的聚会要捎上我的你啊

我想念 好多好多个你

而如今你们都在哪里

有些人 一面几面之后  再也不能见

那个亲切的带我游重庆的小林姐啊

那个只凭照片就能认出我的西安的曹同学啊

那个西厢记乐队腼腆的外国男生

那个漂亮又聪明的Garchy  你在南京还好吧

那个在绿皮上遇见的理工男生 你现在工作稳定了吧

那个优异的国关女生 你要跟随男友去斯坦福的吧

那个喜欢艾薇儿的男生啊 你现在还是在上海闵行么

突然不想说了 越说越难过  过客一场  听你爱听的歌 坐你要坐的车 去你要去的城市

可我还是我 我还是嗜书 我还是喜欢《南方人物周刊》,《八小时以外》,《三联生活周刊》 我还是要听歌 会听TS 宥嘉 小众 民谣 摇滚 。我还是任性的我。 妈妈说我最讨厌你两点,一点是你过于冷血,一点是你一点都没有在你该在的年龄,老成或是故作老成。好吧,全都对了呢。

总有人会找到我会爱上我,我总会找到自己爱上自己。

我要留出我的今后 以我的方式 专心的爱我自己 有一把刀 划开世界的表层 一呼一吸活着

上一篇:我愿意下一篇:返回列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