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日志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空间日志 > 男生日志>人生短长,并无别事

人生短长,并无别事

时间:2014-06-29 10:54阅读: 708次评论: 0条

晨光熹微,行走在秋日的寒凉里,一转身,便撞见了那个仓惶无措的自己。
    静下来的一刻,心莫名的空了,去了喜,淡了悲,只是空落落的,再无依托。
    秋分将至,白露为霜。素来是偏爱秋的。时常渴望,融入落霞孤鹜、秋水长天的风景里,在烟水茫茫中物我两忘,如此,或许便能够沉静地审视过去与未来,与灵魂深深对视、握手言和,重新探寻一回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秘密。然而,终是渐行渐远。都市的物欲横流,太容易致使肉体与灵魂之间剑拨弩张,白日里忙碌得不知所谓,黑夜中清醒着身心俱疲。
    直至某一日,看曾经日夜相伴的女子们与我说,“烟风雅依旧,言语间仍是荼蘼外烟丝醉软”、“我那是冒牌的,你内心比我文学多了”……忽而有些恍然。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我沦陷在这起起伏伏的生活里,不知不觉地蒙上了眼睛、捂住了耳朵,竟尔渐渐忘却自己的模样。
    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蘼外烟丝醉软。年少风景,竟也曾这般旖旎过,而今,当真是“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了。
    不曾想,十丈软红,一生过处,唯有时光。成、住、坏、空,这便是岁月流逝的方向。
    随手,执起梭罗的《瓦尔登湖》。心静成一片湖,纵使尘世喧嚣浮躁依旧,生活亦温润而安然。
    深居简出的时光,将自己裹成一只茧,蜷缩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却是那个秋阳潋滟的午后,难得约着同学出了趟校园,迎面便是街市上避不开的人头攒动,我们处在群情激奋的边缘,周遭沸腾的血气向我们席卷。于是,下意识地,蹙眉,止步,转身不顾。向晚,与同寝室的女子聊起,“指不定吉之岛会降价呢,哪天逛逛去”、“到网上搜一搜日资的名企吧,会不会少些人应聘”……
    忽然想起张爱玲的《烬余录》来。沦陷的香港,大学堂临时医院里,那个尻骨生了蚀烂症的病人呻吟着,悠长而颤抖地呼唤着,“姑娘啊……姑娘啊……”,身为看护的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冷冷走开,心里恨着这个人,因为他在那里受磨难;直到他死了,她们欢欣鼓舞,尔后,若无其事地活下去。
    何其相似。我不由得笑了,难怪呢,难怪早在心性未定的多年以前,心理测试的结果便是:“你定然是张爱玲般才华横溢却可以看淡一切的女人,永远用清晰的目光看着世间的纷扰”。真真一语成谶。原来,注定了我像她,骨子里的冷淡,生命是一个苍凉的手势。纵使,我其实并不十分喜爱那个女子,虽然她临水照花、深解红楼、一生凭文字独舞。
    许多时候,我相信自己在开端处便预知了结局,所以无从努力,亦无意努力。正如那场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除了砸碎花园酒店的玻璃、拆下岗顶NEC的广告牌、连路旁小小寿司店亦不能幸免之外,又得到了什么呢?思及08年奥运前夕的反法示威,终究,除了家乐福的一时冷清、一番降价之外,我们其实什么都不曾得到。
    不破不立。莫名地想到这个词,百度上一查,方知出自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然而中华上下五千年,几回毅然决然地破过些什么?终是这般拖拖踏踏地生活着、隐忍着,度过一辈又一辈的百年。
    也难怪,不过百年么。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自顾不暇,何来闲心思身外无穷事?忍一时风平浪静,在想法最多的时刻沉默下来,也就过去了。

上一篇:我愿意下一篇:返回列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