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日志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空间日志 > 男生日志>离别

离别

时间:2014-06-29 11:52阅读: 560次评论: 0条

  

  苏东坡云: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可见离别总是人生难以避免的一件事。但是谈到离别,莫不是一丝愁绪在眉间。柳永便指出,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人若越多情,便越是在离别之际难舍难分,也就越伤感。古人有云,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屈指一算,我来到泉城济南已近四年,在济南大学求学期间,校园里的一花一草,亭榭楼台,杨柳幽径,无一不熟悉,无一不亲近。虽然来自同此地风俗人情不相同的湘南,但是我已经习惯了这里春天的花红柳绿,冬日的白雪飘飘;习惯了大口嚼着馒头或大饼;习惯了和朋友捧杯一干见底的豪爽。篮球场上的激情,PARTY上的欢愉,似乎都只是昨日的云烟,今日仍旧记忆犹新。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已经融入到了我的生命中。

  然而我现在最怕的莫过于一个人静坐着去回味,回味着近四年来的生活,以及生活中的那些可爱的人。怕回忆却又偏偏禁不住回忆的一是老人,他们对未来缺乏了激情,便沉醉在回忆的过去;二是将要离别的人,因为要同生过根的土地,融合了情感的朋友离别,是一件很伤痛的事情,而回忆便是止痛药。虽不说能治愈,但是能减轻也好。

  以前我认为,世间最痛的离别莫过于情人的离别。情人离别,最好是悄悄的离别,莫要等到“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那时的肝肠寸断。现在看来,即使是平日里并不多话说的同窗,离别时的伤悲,也不会比情人的少。

  李白有诗云:但使主人能醉客,反认他乡是故乡。能醉客的是酒,能醉客的更是浓浓的情。济南不是我的故乡,但是我心里发出同李白一样的心声。这里有豪爽的山东子弟,有志趣相投的朋友,有依人的杨柳,有迷眼的红花,更有的是孔孟之乡千年的文化。

  当我走在熟悉的小路上,身旁是熟悉的花草树木。我曾在草地上坐过,跑过,翻过跟斗;曾抚摸柳树的万条垂下绿丝绦如同抚摸着少女的秀发。如今,每每抬眼望处,不日便是同这块熟悉的热土熟悉的人们离别,我禁不住伤感。那将是“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那样的离别。有时,我不由得想象离别时会出现怎样的情景,是不是山东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

  离别了,是意味着另外的一个开始。然而又有谁能禁得住眼中的泪?

上一篇:我愿意下一篇:返回列表

深度阅读